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新聞搜索
 
 
“穩金融”重在形成政策合力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8-08-08 08:48:40    文字:【】【】【

“穩金融”措施既包括貨幣、信貸政策,也包括財政政策、監管政策,還包括金融改革等政策,這有利于形成政策合力,充分發揮財政與貨幣、銀行和非銀行機構、大金融機構與中小金融機構、信貸市場與資本市場、傳統金融業務與影子銀行業務等的共同作用,切實解決好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如何看六穩(2)

李佩珈 李赫

8月3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金穩會”)召開第二次會議,分析當前經濟金融形勢,重點研究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增強服務實體經濟能力的問題。此次會議是對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穩金融”工作的具體落實,也標志著“穩金融”的總體框架和實施路徑正式明確。

當前金融工作重心更加重視“穩金融”

過去兩年,我國金融工作的重心主要放在防范化解金融風險。2016年底和2017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分別提出,2017年“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決心處置一批風險點,著力防控資產泡沫”以及2018年“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促進形成金融和實體經濟、金融和房地產、金融體系內部的良性循環”。這主要與2016年以來,我國經濟運行出現脫實向虛、宏觀杠桿率快速上升、房價大幅攀升以及金融市場亂象增加有關。

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理,當前我國金融風險已趨于緩解。目前宏觀杠桿率趨于穩定,野蠻擴張、非法集資等金融亂象初步遏制。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司長阮健弘日前發表署名文章稱,自2017年以來,中國的宏觀杠桿率上升趨勢明顯放緩,其中2017年杠桿率比2016年高2.4個百分點,增幅較2012年至2016年杠桿率年均增幅低10.9個百分點。2018年首季杠桿率比去年高0.7個百分點,增幅比去年同期收窄1.7個百分點。

與此同時,隨著中美貿易摩擦加劇、金球金融市場波動加大,2018年我國出現了社會融資規模收縮、資本市場波動加大、債券違約增加、部分企業出現“融資渠道荒”等新現象、新問題。今年上半年,新增社會融資規模為9.1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少增2.03萬億元,這是歷史少有的現象。

從未來趨勢來看,在外部形勢明顯變化、中美貿易摩擦演化升級的影響下,我國金融市場面臨較大波動風險。這要求金融工作的重心要轉向更把提高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切實解決好實體經濟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放在首位,避免社會融資條件過度緊縮、金融市場過度波動對經濟的不利影響。這是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要“穩金融”的主要背景。

“穩金融”重在形成政策合力,促進“寬貨幣”向“寬信用”轉變

當前,我國出現信用緊縮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這既與企業融資渠道受阻、信用風險溢價上升等有關,也與財政支出進度偏緊、基建融資過快下降有關,也與銀行負債端壓力增大、制約信貸投放等有關,還與部分影子銀行業務過度收緊有關,比如對地方融資平臺的清理、PPP業務的整頓、資產管理業務的強監管等有關。如果不對這些問題加以解決,僅依靠“寬貨幣”的方式,很難引導資金進入實體經濟。

各國經濟發展的教訓也表明,僅以“寬貨幣”方式來“穩金融”,不僅難以取得預期效果,還可能引發資產價格泡沫風險。金穩會針對當前引發我國信用緊縮的主要原因,提出了六個方面“穩金融”的精確措施:一是處理好穩增長與防風險的關系。二是處理好宏觀總量與微觀信貸的關系。要在信貸考核和內部激勵上下更大功夫,增強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的內生動力。三是發揮好財政政策的積極作用。四是深化金融改革,完善大中小金融機構健康發展的格局。五是健全正向激勵機制,充分調動金融領域中人的積極性。六是持續開展打擊非法金融活動和非法金融機構專項行動,依法保護投資者權益,維護金融和社會穩定。這六項“穩金融”措施既包括貨幣、信貸政策,也包括財政政策、監管政策,還包括金融改革等政策,這有利于形成政策合力,充分發揮財政與貨幣、銀行和非銀行機構、大金融機構與中小金融機構、信貸市場與資本市場、傳統金融業務與影子銀行業務等的共同作用,切實解決好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貨幣政策保持穩健,信貸投放要以服務實體經濟為出發點和落腳點

金融要穩,首先要求貨幣供給不能過緊。近年來,受貿易順差收窄、外匯占款下降等影響,我國基礎貨幣供給渠道已發生了重大改變。再加上在嚴監管背景下,金融同業業務的貨幣創造能力不斷下降,我國貨幣信貸供給不斷收緊。今年前6個月,我國M2同比增長8%,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同比增長9.8%,均為歷史最低值,低于當前經濟增長所需要的貨幣供應量。

會議提出,在流動性總量保持合理充裕的條件下,更加重視打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這意味著未來貨幣政策既需要通過降低存款準備金率等方式以增加貨幣供給,也需要提高存量貨幣的周轉速度與效率。考慮到美聯儲再一次加息在即、我國匯率市場波動較大,近期出臺降準政策可能性較少。預計加大公開市場操作力度、強化窗口指導等將是未來增加貨幣供給的主要渠道。與此同時,會議還提出,金融政策要在堅持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前提下,注意支持形成最終需求,為實體經濟創造新的動力和方向。這表明信貸投放要以實體經濟的需求為落腳點,不能搞金融的自我循環。其中,銀行要發揮穩信用的主渠道作用,在考核和內部激勵上下更大功夫,將信貸資源投向創新經濟、中小企業等國家重點支持的領域。

積極財政政策多管齊下,發揮好政府擔保在穩金融中的重要作用

在財政政策方面,金穩會提出要用好國債、減稅等政策工具,用好擔保機制。預計未來財政政策將在以下四個方面發力以助力“穩金融”。一是提高財政支出進度,在擴大內需和結構調整上發揮更大作用。今年前6個月,財政支出增速比財政收入低4.1個百分點,而過去六年同期財政支出增速都高于財政收入。這反映了一些地區支出進度較慢,影響到積極財政政策的貫徹落實。未來財政支出進度和轉移支付力度將進一步加大,并用于優先保障“三農”、扶貧、保障性安居工程等民生資金。二是加大國債和專項債的發行力度等,保持在建項目的順利推進,穩定基建投資所需的資金來源。三是減稅力度將進一步加大。落實好各項減稅降費政策,積極推進個人所得稅制改革,切實減輕市場主體稅費負擔。四是用好政府擔保機制。我國信用擔保體系主要以商業性為主,企業融資容易受經濟波動等影響。各國經濟發展的經驗也表明,發揮好政府擔保機制作用可有效解決信用風險傳染影響。未來,國家融資擔保基金規模可能進一步擴大,對商業性擔保機構的發展也將給予更多支持。

監管政策更加重視考慮實體經濟承受力,避免政策疊加“超調”

過去兩年,為助力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我國實施的是從嚴金融監管政策。2017年,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成立,表外理財納入宏觀審慎MPA考核。2018年,資產管理業務新規發布,這些政策在規范影子銀行業務發展的同時,也造成社會融資規模的過快下行。此次會議提出,深化金融改革,完善大中小金融機構健康發展的格局,健全正向激勵機制,有成績的要表揚,知錯就改。這有利于充分調動金融領域中人的積極性,讓不同類型的金融機構按照自身的特點加強對實體經濟的支持。

預計未來監管政策更加重視考慮實體經濟承受力。一是把握好去杠桿的力度和節奏,協調好各項政策出臺時機。二是加強政策溝通、適度放寬緩沖期,促進影子銀行機構業務更規范發展。三是加強預期管理,防范外部沖擊對金融市場造成過大的沖擊。比如為防范當前人民幣匯率過度波動引發單邊貶值預期,有必要通過強化逆周期因子在匯率定價機制中的作用等方式促進匯率穩定運行。四是強化小微企業貸款等業務的正向激勵考核,提高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的意愿。比如出臺中小企業盡職免責實施細則,明確界定免責范圍,加強操作性指導,對因客觀原因造成風險甚至損失的從業人員應予以免責,充分調動和保護中小微企業信貸人員的工作積極性。五是持續開展打擊非法金融活動和非法金融機構專項行動,依法保護投資者權益,維護金融和社會穩定。

(作者單位: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

腳注信息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18-2019 吉林省易融通投資信息咨詢有限公司
廣告位
龙虎和怎么